<form id="ll3t3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ll3t3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400-6820-180 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              湖南益陽以“禁漁”為契機,引導水產養殖業轉型升級
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/11/17 10:36:47

                  湖南益陽跨資水中下游,處沅水、澧水尾閭,環洞庭湖西南。過去,當地種類繁多的野生水產品不僅養活了7萬多漁民,也是百姓餐桌上的“常客”。“禁漁令”實施后,當地漁民陸續退捕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禁漁”之后,當地漁業發展情況如何?市場對水產品的需求怎樣來彌補?

                “老板,有野生魚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沒有,早就不賣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不久前,記者走訪湖南益陽多個農貿市場,發現當地水產品交易有了明顯變化:以往店鋪招牌上醒目的“野生”二字已經難覓蹤影,過去賣野生魚的流動攤點也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現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禁捕前野生魚數量逐年減少,養殖業也一度低迷

                益陽市資陽區沙頭鎮漁業隊專業漁民劉宏兵今年50多歲,從小就跟著父母在南洞庭湖打魚。成年后,他擁有自己的漁船,延續著祖輩的生產生活方式。什么時候魚多、哪些區域分布著哪些魚,他了如指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10年前,洞庭湖的落水期是漁民的豐收季。7、8、9月魚最多,忙起來三天三夜沒得休息。”劉宏兵說,以前,野生魚從來不愁銷路,捕魚歸來,漁船一靠岸,立馬就有人來詢價收魚,“最多的時候,一天能掙1萬多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而近10年,他明顯感到捕魚越來越吃力了。“你也捕,我也撈,湖里的魚一年比一年少。”劉宏兵說,“為了多捕魚,漁網越織越密,網眼越來越小,大魚小魚一網打盡,就連手指頭長的魚苗也不放過。”魚越捕越少,漁民越捕越窮……2015年底,劉宏兵算了筆賬,捕魚收入不到10萬元,刨去漁船維修、柴油、添置漁具等成本,當年他們家的純收入只有4萬元,比2010年少了四五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據禁捕退捕要求,益陽市3個國家級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自今年1月1日起全面禁止生產型捕撈。明年1月1日起,長江湖南段、洞庭湖、湘資沅澧“四水”干流,除水生生物自然保護區和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以外的天然水域,實行為期10年的常年禁捕,禁止天然漁業資源的生產性捕撈。得到消息,劉宏兵主動交出漁船和捕撈工具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另一方面,益陽市畜牧水產事務中心主任謝移科也告訴記者,這幾年,一面是野生魚數量逐年減少,一面卻是水產品養殖市場深陷低迷。

                赫山區來儀湖漁場,有著近50年的歷史,1114畝水域面積承包給了76戶養殖戶。據來儀湖漁場經理盛可平介紹,2017年到2019年這3年,水產養殖業行情不好,辛辛苦苦養大的魚,只能“賤賣”“甩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養殖戶張云飛給記者算了筆細賬:2019年,他承包的20畝魚塘,產魚2.4萬斤、存塘約5000斤,賣魚收入13.05萬元;支出方面,飼料8.6萬元、魚塘租金4500元、電費4000元……加上魚苗成本、捕撈費、運輸費等,硬性支出就有12.66萬元——收入減去支出,結余3900元。但要是加上張云飛自身的人工投入和機械維護費,就虧本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養得越多,虧得越多。一些養殖戶索性不養魚了,在池子里種上了蓮藕。”盛可平指著不遠處的魚塘,“無論是賣蓮蓬還是藕根,都比賣魚掙錢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禁捕后養殖跟著市場走,從求量到重質

                為何養魚不掙錢?

                “看起來是本地水產品產能過剩,實際上是產品低端化、同質化嚴重,沒有市場競爭力。”謝移科介紹,過去,養殖戶過于追求產量,跟不上消費者對品質的要求,養殖端虧損連連,導致整個產業不景氣,“‘禁漁令’實施后,也給益陽水產養殖業轉型升級帶來了契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85后”養殖戶龔智誠,是當地第一批“吃螃蟹”的轉型者。

                2013年,龔智誠注冊了一家生態農業發展公司,在資陽區長春鎮過鹿坪村承包了100畝魚塘發展水產養殖。過去,為了追求薄利多銷,養殖的多為青魚、草魚、鰱魚、鳙魚這四大家魚。去年魚價下滑,養的4萬斤草魚,售價才5塊錢一斤,一共賣了20萬元。“連本錢都回不來。”龔智誠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禁漁令”實施后,他開始主攻鱸魚養殖。“現在生活水平好了,很多人不僅要吃魚,還要吃‘好魚’。”今年初,以2元錢一尾的價格,龔智誠從廣東購買了16萬尾鱸魚苗。

                填補市場缺口的底氣,還源自公司引進的先進養殖技術。記者在龔智誠的漁場看到,寬闊的湖面平靜如鏡,靠近岸邊的4條水槽卻水流涌動。原來,這里的鱸魚都養在長22米、寬5米、深2米的水槽里。水槽模擬江、湖中的水流環境,以每秒5厘米的速度推動水流,讓魚在水流中游起來,達到“健美瘦身”的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創造‘仿野生環境’,就是為了讓養殖魚口感更鮮美。”龔智誠說,魚兒“跑起來”,耐受力也強,養殖過程中就不用拋灑殺蟲劑,“事實證明,在抬網起捕和運輸過程中,‘跑跑魚’成活率比傳統養殖的魚高很多。”讓他高興的是,“跑跑魚”即使每斤比市場價高出5角到1元,銷量也非常好。今年前10月,龔智誠的漁場賣出了10萬斤鱸魚,銷售額達200萬元,毛利就有40%。

                打開手機,龔智誠就能看到水槽里的水溫、溶氧情況,隨時可以為池塘增氧、調節水流速度。購買這套智慧養殖設備,龔智誠投入了55萬元,資陽區畜牧水產事務中心給予了15萬元獎補。“養殖科學精細,產品跟著市場走,才能贏得未來。”龔智誠總結。

                目前,益陽市正在大力實施標準化池塘改造,在形成規模化水產養殖的地區發展環保型、自動化漁業,推廣普及高效生態的水產健康養殖方式。“我們力爭將粗放型養殖改造成精養高產,實現漁業發展的結構性調整。”益陽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陳瑤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生態養殖受追捧,打響品牌是關鍵

                在洞庭湖捕魚大半輩子,益陽沅江市瓊湖街道蓮花島村村委會主任彭正軍沒想到,自己會從賣魚人變成買魚人。

                蓮花島村位于南洞庭湖湖心,村里590多戶人家居住在湖中的4個小島上,全是持證專業漁民。隨著近年來當地漁業資源日漸枯竭,2018年,彭正軍率先進城,跟女兒一家在沅江市區開起了飯店。

                和魚打了大半輩子交道,開店之初,彭正軍就打定主意,飯店要以魚為特色,主打“生態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魚要好吃,食材很關鍵,可魚從哪來?

                彭正軍首先想到的,就是賣魚30多年的周天喜。禁捕前,周天喜幾乎把蓮花島村漁民捕撈的野生魚承包下來。最多時,他一天要賣出四五千斤野生魚。這些年,隨著野生魚數量越來越少,老周也開始銷售養殖魚。

                由賣家變為買家,彭正軍發現,大家對魚有著共同的執念,尋找的都是“生態魚”。何為“生態魚”?在周天喜看來,養殖環境要是天然無污染的大片水域,魚要不喂或者盡量少喂飼料。

                為了用“生態魚”留住老顧客,周天喜四處尋找渠道。讓他高興的是,益陽為加強對內湖、水庫等的保護,將1500畝以上的內湖、小二型及以上水庫劃定為限養區,實行人放天養——即在這些水域投放凈化水質的魚類,禁止投肥投餌,讓魚兒在水中自行覓食,既凈化水質、又增產增收。周天喜告訴記者,“這種魚的品質不亞于野生魚,供不應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作為傳統老漁場,來儀湖漁場也不甘落后。看中市場對“生態魚”的渴求,漁場投入160萬元,建設了一個大型養殖尾水處理系統,過去臭氣熏天的漁場變得清爽干凈,漁場年產量達到1500噸。“養殖環境更生態,魚才能賣出好價格。”盛可平說,“竭澤而漁,不如另辟蹊徑。”

              分享到微博: 新浪 騰訊 網易 搜狐 鳳凰

              旺旺好漁資

              第13屆農聘中國水產人才網絡招聘會

              恩康藥業

              中農華威

              久久婷婷五夜综合色啪